所在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指導性案例
指導案例133號:山東省煙臺市人民檢察院訴王振殿、馬群凱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0-01-14 12:27:04

  指導案例133號

山東省煙臺市人民檢察院訴王振殿、馬群凱

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19年12月26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水污染/生態環境修復責

  任/自凈功能

  裁判要點

  污染者違反國家規定向水域排污造成生態環境損害,以被污染水域有自凈功能、水質得到恢復為由主張免除或者減輕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4條第1款、第8條、第65條、第66條

  2.《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64條

  基本案情

  2014年2月至4月期間,王振殿、馬群凱在未辦理任何注冊、安檢、環評等手續的情況下,在萊州市柞村鎮消水莊村沙場大院北側車間從事鹽酸清洗長石顆粒項目,王振殿提供場地、人員和部分資金,馬群凱出資建設反應池、傳授技術、提供設備、購進原料、出售成品。在作業過程中產生約60噸的廢酸液,該廢酸液被王振殿先儲存于廠院北墻外的廢水池內。廢酸液儲存于廢水池期間存在明顯的滲漏跡象,滲漏的廢酸液對廢水池周邊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廢酸液又被通過廠院東墻和西墻外的排水溝排入村北的消水河,對消水河內水體造成污染。2014年4月底,王振殿、馬群凱鹽酸清洗長石顆粒作業被萊州市公安局查獲關停后,鹽酸清洗長石顆粒剩余的20余噸廢酸液被王振殿填埋在反應池內。該廢酸液經萊州市環境監測站監測和萊州市環境保護局認定,監測PH值小于2,根據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及危險廢物鑒定標準和鑒別方法,屬于廢物類別為“HW34廢酸中代碼為900-300-34”的危險廢物。2016年6月1日,被告人馬群凱因犯污染環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所判罰金已繳納);被告人王振殿犯污染環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所判罰金已繳納)。

  萊州市公安局辦理王振殿污染環境刑事一案中,萊州市公安局食藥環偵大隊《現場勘驗檢查工作記錄》中記載“中心現場位于消水沙場院內北側一廢棄車間內。車間內西側南北方向排列有兩個長20m、寬6m、平均深1.5m的反應池,反應池底部為斜坡。車間北側見一夾道,夾道內見三個長15m、寬2.6m、深2m的水泥池?!爆F車間內西側的北池廢酸液被沙土填埋,受污染沙土總重為223噸。

  2015年11月27日,萊州市公安局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偵查大隊委托山東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設計院環境風險與污染損害鑒定評估中心對萊州市王振殿、馬群凱污染環境案造成的環境損害程度及數額進行鑒定評估。該機構于2016年2月作出萊州市王振殿、馬群凱污染環境案環境損害檢驗報告,認定:本次評估可量化的環境損害為應急處置費用和生態環境損害費用,應急處置費用為酸洗池內受污染沙土的處置費用5.6萬元,生態環境損害費用為偷排酸洗廢水造成的生態損害修復費用72萬元,合計為77.6萬元。

  2016年4月6日,萊州市人民檢察院向萊州市環境保護局發出萊檢民(行)行政違監〔2016〕37068300001號檢察建議,“建議對消水河流域的其他企業、小車間等的排污情況進行全面摸排,看是否還存在向消水河流域排放污染物的行為”。萊州市環境保護局于同年5月3日回復稱,“我局在收到萊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書后,立即組織執法人員對消水河流域的企業、小車間的排污情況進行全面排查,經嚴格執法,未發現有向消水河流域排放廢酸等危險廢物的環境違法行為”。

  2017年2月8日,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會同公益訴訟人及王振殿、馬群凱、煙臺市環保局、萊州市環保局、消水莊村委對王振殿、馬群凱實施侵權行為造成的污染區域包括酸洗池內的沙土和周邊居民區的部分居民家中水井地下水進行了現場勘驗并取樣監測,取證現場拍攝照片22張。環保部門向人民法院提交了2017年2月13日水質監測達標報告(8個監測點位水質監測結果均為達標)及其委托山東恒誠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2017年2月14日酸洗池固體廢物檢測報告(酸洗反應南池-40㎝ PH值=9.02, -70㎝ PH值=9.18 ,北池-40㎝ PH值=2.85, -70㎝ PH值=2.52)。公益訴訟人向人民法院提交的2017年3月3日由萊州市環境保護局委托山東恒誠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王振殿酸洗池廢池的檢測報告,載明:反應池南池-1.2m PH值=9.7 ,北池-1.2m PH值<2 。公益訴訟人認為,《危險廢物鑒別標準浸出毒性鑒別GB5085.3-2007》和《土壤環境監測技術規范》(HJ/t166-2004)規定, PH值≥12.5或者≤2.0時為具有腐蝕性的危險廢物。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16版)HW34廢酸一項900-300-34類為“使用酸進行清洗產生的廢酸液”;HW49其他廢物一項900-041-49類為“含有或沾染毒性、感染性危險廢物的廢棄包裝物、容器、過濾吸附介質”。涉案酸洗池內受污染沙土屬于危險廢物,酸洗池內的受污染沙土總量都應該按照危險廢物進行處置。

  公益訴訟人提交的山東省地質環境監測總站水工環高級工程師劉煒金就地下水污染演變過程所做的咨詢報告專家意見,載明:一、地下水環境的污染發展過程。1.污染因子通過地表入滲進入飽和帶(潛水含水層地下水水位以上至地表的地層),通過滲漏達到地下水水位進入含水層。2.進入含水層,初始在水頭壓力作用下向四周擴散形成一個沿地下水流向展布的似圓狀污染區。3.當污染物持續入滲,在地下水水動力的作用下,污染因子隨著地下水徑流,向下游擴散,一般沿地下水流向以初始形成的污染區為起點呈扇形或橢圓形向下流拓展擴大。4.隨著地下水徑流形成的污染區不斷拓展,污染面積不斷擴大,污染因子的濃度不斷增大,造成對地下水環境的污染,在污染源沒有切斷的情況下,污染區將沿著地下水徑流方向不斷拓展。二、污染區域的演變過程、地下水污染的演變過程,主要受污染的持續性,包氣帶的滲漏性,含水層的滲透性,土壤及含水層巖土的吸附性,地下水徑流條件等因素密切相關。1.長期污染演變過程。在污染因子進入地表通過飽和帶向下滲漏的過程中,部分被飽和帶巖土吸附,污染包氣帶的巖土層;初始進入含水層的污染因子濃度較低,當經過一段時間滲漏途經吸附達到飽和后,進入含水層的污染因子濃度將逐漸接近或達到污水的濃度。進入含水層向下游拓展過程中,通過地下水的稀釋和含水層的吸附,開始會逐漸降低。達到飽和后,隨著污染因子的不斷注入,達到一定濃度的污染區將不斷向下游拓展,污染區域面積將不斷擴大。2.短期污染演變過程。短期污染是指污水進入地下水環境經過一定時期,消除污染源,已進入地下水環境的污染因子和污染區域的變化過程。①污染因子的演變過程。在消除污染源阻斷污染因子進入地下水環境的情況下,隨著上游地下水徑流和污染區地下水徑流擴大區域的地下水的稀釋,及含水層巖土的吸附作用,污染水域的地下水濃度將逐漸降低,水質逐漸好轉。②污染區域的變化。在消除污染源,污水阻止進入含水層后,地下水污染區域將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地下水徑流水動力的作用下,整個污染區將逐漸向下游移動擴大,隨著污染區擴大、巖土吸附作用的加強,含水層中地下水水質將逐漸好轉,在經過一定時間后,污染因子將吸附于巖土層和稀釋于地下水中,改善污染區地下水環境,最終使原污染區達到有關水質要求標準。

  裁判結果

  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2017)魯06民初8號民事判決:一、被告王振殿、馬群凱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在煙臺市環境保護局的監督下按照危險廢物的處置要求將酸洗池內受污染沙土223噸進行處置,消除危險;如不能自行處置,則由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委托第三方進行處置,被告王振殿、馬群凱賠償酸洗危險廢物處置費用5.6萬元,支付至煙臺市環境公益訴訟基金帳戶。二、被告王振殿、馬群凱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九十日內對萊州市柞村鎮消水莊村沙場大院北側車間周邊地下水、土壤和消水河內水體的污染治理制定修復方案并進行修復,逾期不履行修復義務或者修復未達到保護生態環境社會公共利益標準的,賠償因其偷排酸洗廢水造成的生態損害修復費用72萬元,支付至煙臺市環境公益訴訟基金帳戶。該案宣判后,雙方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

  一、關于王振殿、馬群凱侵權行為認定問題

 ?。ㄒ唬╆P于涉案危險廢物數量及處置費用的認定問題

  審理中,山東恒誠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指出涉案酸洗反應南池-40㎝、-70㎝及-1.2m深度的ph值均在正常值范圍內;北池-1.2m ph值<2屬于危險廢物。涉案酸洗池的北池內原為王振殿、馬群凱使用鹽酸進行長石顆粒清洗產生的廢酸液,后其用沙土進行了填埋,根據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16版)HW34廢酸900-300-34和HW49其他廢物一項900-041-49類規定,現整個池中填埋的沙土吸附池中的廢酸液,成為含有或沾染腐蝕性毒性的危險廢物。山東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設計院環境風險與污染損害鑒定評估中心出具的環境損害檢驗報告中將酸洗池北池內受污染沙土總量223噸作為危險廢物量,參照《環境污染損害數額計算推薦方法》中給出的“土地資源參照單位修復治理成本”清洗法的單位治理成本250-800元/噸,本案取值250元/噸予以計算處置費用5.6萬元,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并無不當,予以采信。(具體計算方法為:20m×6m×平均深度1.3m×密度1.3t/ m3=203t沙土+20t廢酸=223t×250元/t=5.6萬元)

 ?。ǘ╆P于涉案土壤、地表水及地下水污染生態損害修復費用的認定問題

  萊州市環境監測站監測報告顯示,廢水池內殘留廢水的PH值<2,屬于強酸性廢水。王振殿、馬群凱通過廢水池、排水溝排放的酸洗廢水系危險廢物亦為有毒物質污染環境,致部分居民家中水井顏色變黃,味道嗆人,無法飲用。監測發現部分居民家中井水的PH值低于背景值,氯化物、總硬度遠高于背景值,且明顯超標。儲存于廢水池期間滲漏的廢水滲透至周邊土壤和地下水,排入溝內的廢水流入消水河。涉案污染區域周邊沒有其他類似污染源,可以確定受污染地下水系黃色、具有刺鼻氣味,且氯化物濃度較高的污染物,即王振殿、馬群凱實施的環境污染行為造成。

  2017年2月13日水質監測報告顯示,在原水質監測范圍內的部分監測點位,水質監測結果達標。根據地質環境監測專家出具的意見,可知在消除污染源阻斷污染因子進入地下水環境的情況下,隨著上游地下水徑流和污染區地下水徑流擴大區域的地下水稀釋及含水層巖土的吸附作用,污染水域的地下水濃度將逐漸降低,水質逐漸好轉。地下水污染區域將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地下水徑流水動力的作用下,整個污染區將逐漸向下游移動擴大。經過一定時間,原污染區可能達到有關水質要求標準,但這并不意味著地區生態環境好轉或已修復。王振殿、馬群凱仍應當承擔其污染區域的環境生態損害修復責任。在被告不能自行修復的情況下,根據《環境污染損害數額計算推薦方法》和《突發環境事件應急處置階段環境損害評估推薦方法》的規定,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估算王振殿、馬群凱偷排廢水造成的生態損害修復費用。虛擬治理成本是指工業企業或污水處理廠治理等量的排放到環境中的污染物應該花費的成本,即污染物排放量與單位污染物虛擬治理成本的乘積。單位污染物虛擬治理成本是指突發環境事件發生地的工業企業或污水處理廠單位污染物治理平均成本。在量化生態環境損害時,可以根據受污染影響區域的環境功能敏感程度分別乘以1.5-10的倍數作為環境損害數額的上下限值。本案受污染區域的土壤、Ⅲ類地下水及消水河Ⅴ類地表水生態損害修復費用,山東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設計院環境風險與污染損害鑒定評估中心出具的環境損害檢驗報告中取虛擬治理成本的6倍,按照已生效的萊州市人民法院(2016)魯0683刑初136號刑事判決書認定的偷排酸洗廢水60噸的數額計算,造成的生態損害修復費用為72萬元,即單位虛擬治理成本2000元/t×60t×6倍=72萬元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并無不當。

  二、關于侵權責任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因污染環境造成損害的,污染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钡诹鶙l規定,“因污染環境發生糾紛,污染者應當就法律規定的不承擔責任或者減輕責任的情形及其行為與損害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責任?!鄙綎|省萊州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魯0683刑初136號刑事判決書認定王振殿、馬群凱實施的環境污染行為與所造成的環境污染損害后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王振殿、馬群凱對此沒有異議,并且已經發生法律效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六十五條、第六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之規定,王振殿、馬群凱應當對其污染環境造成社會公共利益受到損害的行為承擔侵權責任。

 ?。ㄉР门袑徟腥藛T:曲振濤、魯曉輝、孫波)

責任編輯:韓緒光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不联网斗地